相機為伴癡迷攝影苦亦甜

六十九歲孫洪瑛:
相機為伴癡迷攝影苦亦甜









生活報記者張清云

攝影不僅能陶冶情操還鍛煉身體。哈爾濱市69歲的孫洪瑛退休后就以相機為伴,盡情享受著苦與樂并存的攝影生活。

在哈爾濱市兆麟公園和松花江兩岸的濕地內,每年六七月份正是小鴛鴦跳巢和野生鳥類最多的季節。為拍攝小鴛鴦跳巢,孫洪瑛和其他一些攝影愛好者一樣,每天早晨五六點鐘就起床來到兆麟公園,等待小鴛鴦跳巢那激動人心的瞬間。一天兩天三天,有時等到一窩小鴛鴦跳巢會連續等上七八天??柿撕纫豢跊霭组_,餓了就吃一塊點心耐心地等待著……一次去群力外灘拍攝一種野鴨子,拐來繞去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它的巢穴。為尋找最佳角度,有時需要挽褲腿走進水里,有時需要趴在岸邊的草叢中,等待按動快門的那一刻。一旦拍攝到小鳥的精彩瞬間,身體的疲勞瞬間被內心的快樂所代替,開心得像個孩子。一次在濕地內拍攝完成后準備回去,竟然轉了兩個多小時才從泥濘的荒草中找到一條小路,此時已經是夕陽落山。經常和他在一起拍攝小鳥的王先生告訴記者,孫洪瑛能吃苦耐勞,真不像年近七旬的老人。他不僅拍攝技術過硬,還毫無保留地向其他攝影愛好者傳授攝影技術。

孫洪瑛說,人老了最好有一個愛好。他每天看到自己拍攝的一張張精彩圖片,不僅心情愉悅,而且在拍攝過程中還鍛煉身體。近十年來,他幾乎是風雨不誤,夏天拍鳥拍花拍草,冬天拍雪景,沒有閑的時候。每當翻看自己拍攝的幾萬張圖片,心里總是美滋滋的。生命在于運動,只要身體允許,他決心一定要把攝影這門藝術堅持下去。

圖片由孫洪瑛本人提供

广东十一选五中奖王